• <tr id='rlaB6U'><strong id='rlaB6U'></strong><small id='rlaB6U'></small><button id='rlaB6U'></button><li id='rlaB6U'><noscript id='rlaB6U'><big id='rlaB6U'></big><dt id='rlaB6U'></dt></noscript></li></tr><ol id='rlaB6U'><option id='rlaB6U'><table id='rlaB6U'><blockquote id='rlaB6U'><tbody id='rlaB6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laB6U'></u><kbd id='rlaB6U'><kbd id='rlaB6U'></kbd></kbd>

    <code id='rlaB6U'><strong id='rlaB6U'></strong></code>

    <fieldset id='rlaB6U'></fieldset>
          <span id='rlaB6U'></span>

              <ins id='rlaB6U'></ins>
              <acronym id='rlaB6U'><em id='rlaB6U'></em><td id='rlaB6U'><div id='rlaB6U'></div></td></acronym><address id='rlaB6U'><big id='rlaB6U'><big id='rlaB6U'></big><legend id='rlaB6U'></legend></big></address>

              <i id='rlaB6U'><div id='rlaB6U'><ins id='rlaB6U'></ins></div></i>
              <i id='rlaB6U'></i>
            1. <dl id='rlaB6U'></dl>
              1. <blockquote id='rlaB6U'><q id='rlaB6U'><noscript id='rlaB6U'></noscript><dt id='rlaB6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laB6U'><i id='rlaB6U'></i>
                首頁>檢索頁>當前

                ?提升社會大眾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

                發布時間:2019-09-02 作者:汪瑞林 來源:《基礎教育課程》雜誌

                統編三科教材的關註者除了教育圈內教↓材的使用者、研究者,教育圈外泛在的社會大眾也是重要 人群。教師和研究者對教材的認知水平較高,而社會大眾則存在認知上的偏差並容易引發負①面的教育輿 情。據此,應加強宣▲傳引導,形成統編三科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的認知,以整體性、綜合性視角看待 統編三科教材及基礎教育課程改革,以與時俱進、科學求實的態度看待統編三科教材的變化,提升社會公 眾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

                由教育部組織編寫的義務教育語文、歷史、道德與法治三ω 科教材經國家教材委員會『審查通過後,2017年9月開始在全國各地中小學起始年級統一使用。2019年9月,統編三科教材實現義務教育所有年級全覆蓋。

                統編三科教材自面世以來就成為社會關 註的熱點話題,其受關註度超過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歷次中小學教材的改革、改版。教材的改革關系到青少年的成長,與每個家庭和 學校有著天然的緊◥密聯系,能喚醒和激發每個人的教育情結。如何正確認識和回應社會大眾對於統編三科教材的關切,讓全◎社會對統編三科教材形成正確的認知,直▓接關系到 統編三科教材的使用、落地及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落實。認真分析研究統編三科教材的 輿情傳播特點,做到對應施策,有助於在全社會形成良好的教育氛圍和育人環境,推動中小學課程及教學改革。

                一、兩個群體對統編三科教材︾的不同認知

                關註統編三科教材∮的群體,按照身份特征及與統編三科教材的關系,可以分為兩個群體:一個是中小學的教師、學生及各級各類教科研人員、教育管理人員,他們直接與統編三科教材打交道,是教材的使用者或研究者;另一個是泛在的社會大眾,包括現在及ㄨ曾經的學生家長。圍繞統編三科教材,形成了教育圈內、圈外兩個“輿論場”和兩種對話交流方式。

                教育圈內統編三科教々材使用者、研究者的〓認知特點

                使用統編三科教材的教師、學生,以及 相關教科研人員、教育管理者等,他們關註統編三科教材,主要聚焦於如何理解教材及使用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存在的困惑,雖然也存在一些矛盾和分歧,但都屬於教材◤編寫者與使用者之間的專業◥對話與交流。在這方面,一直存在著暢通、高效的溝通交流機制和通道。統編三科教材投入使用後,教育部組織教材編寫專家及教育行政部門人員兵分多路赴全國各地進行多輪實地回訪和跟蹤調研,開展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90%的學生表示喜歡統編三科教材,認為新教材內容豐富有趣△△ぷ、語言優美、圖文並茂、能啟發思考;教師對新教材總體滿意度達90%,對教材的思想立意、內容選材、呈現方式等ㄨ給予了較高評價。教↑育部還專門組織舉辦了多期培訓班,請教材主編或編寫人員、審查專家、試用試教的特級教師和教研員進行現場培訓與指導,為教師答疑解惑。承擔統編三科教材出版任務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也開通了收集反饋意見的渠道。

                教師、學生及教科研工作者、教育管理者,他們對三科教材實施統編的重要←意義、 價值和改革背景有較為深刻的認』識,因而圍繞統編三科教材形成的各種意見表達、交流與溝通,主要基於專業性與建設性方面的考慮,更多的是以肯定統編三科教材為前提,客觀、理性地就事論事,並未形成負面輿情,針對這個群體的相關宣傳報道目標明確、渠道通暢、內容準確嚴謹,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教育圈外泛在的社會@ 大眾的認知特點

                在教材使用者、研究者之外,無明確身份特征的社會大眾構成→了關註統編三科教材的∏另一個群體,他們分布在社會的各行各業,其接收信息、發表觀點和傳播信息的途徑主要是網絡,以微信、微博、網絡平臺客戶端為主陣地。他們對於統編三科教材的一些評論和傳播行為,是統編三科教材成為社會熱點話題的主要推動力。

                統編三科教材成為社↓會關註的熱點話題,從側面說明◆了社會大眾對教材改革、課程改革的重視,需要辯證地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比如,統編歷史教材將“八年抗戰”的表述改為“十四年抗戰”(即將抗日戰爭的開始節點由1937年的“七七事變”改為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這一基於√史實的改變在全社會引發熱議,人民日報︻等權威媒體通過宣傳報道,從多角度闡釋了 “十四年抗戰”提法的理論依據『及重大意義,廣大網∑民紛紛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發表自己的意見,絕大部分是表示贊同的。這一由統編歷史教材引發的熱點話題, 激發了青少年乃至全社會的愛國熱情,是一次很好的愛國主義教育。

                但是,不可否認,一些發端於網絡社交媒體、圍繞統編教材選文變動及內容調整的相關信息和評論,在網◥上大量、快速傳播後√,也引發了負面輿情。仔細分析這些輿情可以看出,這個群體對於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具有以下特點:其一,對統編三科教材文本缺乏全面、深入的了解,一些言論建立在道聽途說、斷章取義的基礎上,以訛傳訛; 其二,一些人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評論,建立在自己過去的學習經歷▃和記憶的基礎上,對改變有種抗拒心理,“我們上小學的時候都學過這篇文章,怎麽就沒有了?”就是這種心態的典型表∮現;其三,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混淆視聽,惡意攻擊統編三科教材,將客觀、理性的討論引向非理性的情緒宣泄。

                總體來看,教師、學生、教科研人員和教育管理者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較高,交流溝通和輿論宣傳效果都較為理想; 泛在的社會大眾對於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參差不齊,認知上的偏差是導致其ㄨ觀點、態度、情緒背離客々觀和理性,進而引發□負面教育輿情的主要原因。

                二、加強宣傳引導,提升社會大眾對統編三科教材的認知水平

                要最大限度地獲得社會認同、營造良好的教育氛圍、發揮好統編三科教材的育人效果,就需要對教育輿情進行合理引導和科學應對,使教育圈外泛在的社會大眾對統編三科教材形♂成正確認知。

                形成統編三科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的認知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 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指出,我國要“明確事權,建立事權和支出責任相適應的制度”。2016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指出:“教材建設是育人育才的重要依托,建設什麽樣的教材體系,核心教材傳授什麽內容、倡導什麽價值,體現國家意誌, 是國家事權。”為了落實這項國家事權, 2017年7月,國務院決定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教育◥部組建成立了教材局,並成立了課 程教材研究所。

                國家事權是國家權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教材建設作為國家事權,對國家而言,明確了國家在教材建設過程中的主體地位;對教材而言,必然會體現國家權力的某些具體特征。教材〗體現著國家意誌,教科書不是學術↘專著,其中只有編寫者對國家政策方針、教育思想的理解,絕不允許有私人的非政府觀點。

                在經』濟全球化時代,中國要培養認同自己國家、認同自己文化的合格建設者和可靠接班人。教育具有塑造未來的功能,教材是規範教育最主要的工具,因此教材必須體現國家意誌。

                三科教材意識形態屬性強,具有極其重要而特殊的育人功能。貫徹黨的教育方針、 落實社會主義核心價@ 值觀、服務於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是統編三科教材必須堅守的國家 意誌。國家意誌與人民意誌具有統一性,國家權力是人民群眾集體認同和賦予的,但國家意誌不等於個人意誌的加總,當認知發生沖突,個人意誌、集體意誌必須服從於國家意誌。站在這樣的高度、有了這樣的認知, 面對從兒時記憶或個人偏■好出發的諸如“古詩詞到底◢是多了還是少了”“我們以前學過 的某篇課文怎麽沒有了”的話題時,我們自然就會明白應持何種態度。

                以整體性、綜合性視角看待統編三科教▽材及基礎教育課程改革

                基礎教育課程改革與統編三科教材建設的根本指向是育人,這一目標指向決定了基礎教育各項改革需要綜合協調、整體推進。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3月18日召開的學■校 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座談會上指出:“要堅 持顯性教育和︻隱性教育相統一,挖掘ζ其他課 程和教學方式中蘊含的思想政治教育資源, 實現全員全程全方位育人。”義務教育語 文、歷史、道德與法治三科在思想政治教 育方面發揮著獨特作用且有共通性,都強調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教育。有些學習內容,是放在語〇文學科還是歷史、道♂德與法治學科,放在哪個≡學 習階段,可以根據學科內容特點、學生所處 年齡階段進行整體統籌安排,不一定▲要劃出 涇渭分明的學科界限。以古詩詞為例,在體 現愛國主義和家國情懷方面,語文四年級上 冊第七單元安排了唐代王昌齡的《出塞》和 宋代李清照的《夏日絕句》,歷史七年級下 冊第二課“從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用了唐 代詩人杜甫的《憶昔(二首其二)》;在體 現▂珍惜親情友情』、熱愛自然山水等方面,不僅是語文,在道德與法治及歷史教材中都有相關的古詩詞;同時,很多英雄人物,如嶽飛、林則徐、董存瑞、雷鋒等,在語文教材中有相關課文,在道德與法治或歷史教材中 也出現過。這種安排,體現了教材編寫服務於教育主題的整體性、綜合性特▲點。

                認識到統編三科教材↙的這一特點,就不難理解三科教材中相關內容的調整意圖了。一方面,某些重要歷史人物或歷史素材可以進行強化性的安排々々;另一方面,為了避免不 必要的交叉重復,可以根據學科特點統籌 安排教材內容,進行適當的增刪調整。比如,統編語文教材刪除了大家比較熟悉的原人教版初中語文教材中的文言文《陳涉 世家》,一時引起社會大眾熱議。人民教育出版社回應稱:陳勝、吳廣起義是初「中歷史必須講述的內容,統編初中歷史教材七年級上冊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一課專列“陳勝、吳廣起義”,詳細介紹陳勝、吳廣大澤鄉起義,並引述了名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些內容與《陳涉世家》有重復,考慮到《史記》在中國文學史上的重要地位,初中語文統♀編教材在八年級上冊從《史記》中選擇《周亞㊣ 夫軍細柳》一文替換《陳涉世家》。《周亞夫軍細柳》刻畫了周亞夫治軍嚴明、令行禁止、不畏權勢的形象,文章篇幅較◥短小、情節性較強,比較適合初中文言文教學。

                統編語文教材除了對一些課文進行增刪外,還有一些課文經過專家研究,結合學生不同年齡段的認知特點、學習難度等情況做了順序上的●調整。社會大眾的很多批評、引發的負面輿情,實際上都是因為對統編三科教材缺乏整體︼的認識造成的╲。如果沒有整體觀、大局觀,僅從個人角度出發,不管是哪篇課文被拿下、哪部分內容被刪除,都會有人反對。當前的基礎教育改革中存在這樣一種傾向,即不同部門和個體從自身的角度出發,都覺得某方面的教育內容應該進學校、進課程、進教材,但是站在全局的角度∮看,這些內容的重要∞性、必要性就大打折扣了。試想,如果教材裏以前有的內容都不能減,或只增不減,一些反映社會進步的先進文明成√果又要不斷加進來,教材豈不是只能越編越厚?減輕學生過重的學習負擔從何談起?

                以與時俱進、科學求實的態度看待統編三科教材的變化

                中小學教材應保☉持一定的連續性、穩定性,但這並不意味著教材只能墨守成規、一成不變。統編三科教材的編寫應體現時代性,在繼承發展的基礎上守正創新。這就要 求統編三科教材充分◆體現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按照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的要求,既要使經典篇目世代相傳,也要反映經濟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還要有前瞻性、有國際視野。

                三、充分理解統編三╳科教材的新變化,正確※引導社會輿論

                統編三科教材的新變化,首先體現在編寫理念上的變化,而內容的調整是與理念變化相統一的。例如,道德與法治教材更加ζ強調貼近學生生活場域,引導學生德法兼修、強化實踐體驗,全面、系統地落實社會主義核心價@ 值觀;語文教材采取“語文素 養”和“人文精神”兩條線索相結合的方式 編排,“語文素養”強調聽、說、讀、寫的▓基本知識和能力,“人文精神”重在選文的思想性,發揮語文學科獨特的育人價值,以文化人;歷史教材按照“點”“線”結合的卐方式編排教學內容,強調通過歷史學習培養唯物史觀,讓學生了解和熱愛祖國的歷史和文化,增強愛國主義情感,堅定社會主義信念。與過去的教材相比,用一句話即可概括統編三科教材的共同特點:更加凸顯學科核心素養和價值觀的教育,而不拘泥於具體的知識點的學習。教材∏編寫的指導思想、凸顯的重點發生變Ψ 化,各學科的內容自然也會相應做一些增刪與調整。例如,歷史教材加強了國家主權意識和海洋意Ψ識教育,以史實為依托,講述西藏、新疆、臺灣及附屬島嶼釣魚島、南海諸島等作為我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歷史淵源,這種變化、調整就是編寫思想的具體體現。

                統編三科教材的★新變化還體現為編排體例上的不同。例如,語文教材一至六年級每冊有六至八個單元,由課文、口語交際、習作、語文園地等組成,其中語文園地包△括“日積月累”“字詞句運用”“書寫提示” 等欄目;七至九年級每冊有六個單元,包含閱讀和寫作兩大板塊,各單元穿插安排“口語交際”“綜合性學習”“名著導讀”“課外古詩詞誦讀”等欄目。歷史教材每課以正文為主體,輔以功能性欄目,拓寬學生視野,指向學生學科〖核心素養的培養。道德與 法治教材也有許多小欄目,不少社會人士、 網民所反映的“消失”了的內容,其實只是從傳統的「課文、“正文”轉而安排到相關的欄目中了。如2017年統編三科教材剛投入使用時,網上有討論稱,有關張衡和地動儀的內容被刪除,而實際上,歷史教材七年級上冊在“兩ζ 漢科技與文化”一課中專門設計了相關活動,具體內容及要求如下:

                東漢張衡發明創制出世界最早的地震儀器【地動儀。但是,這個地動儀早已毀損失傳。後來,人們根據《後漢書》的記載,結合自己的研究,做出了各不相同的地動儀復原模型。請搜集不同的復原模型,並嘗試理解這件古老的驗震器的設計原理。

                教材希望通過這些要求,引導學生以實踐探索的方式更好地了解張衡及地動儀的相關知識,體會中國古人的智慧,增○強民族自豪感,提升自身的綜合素質。不僅如此,道德與法治教材五年級◢上冊在“古代科技耀我中華”一課專門講述了張衡的故事,並且設置了相關欄目,介紹國際上用張衡、祖沖之的名字命名了月球上的環形山。

                從課文、教材正文無所不包到設置眾多板塊和欄目、開展各種學習活動,正體現了從以教為中心到【以學為中心的教學理念的變化。教學方式的轉變,有利於引導學生開展實踐性、探∞究性學習,那〖種在課文中找不到某方面內容就認為是不重視的人,其思想觀念和對教材的認知還停留在照本宣科式學習的時代。

                統編教材還有一些調整變化是基於科學性要求的。例如,以前的歷史教材在講到中日甲午戰爭時,都提到致遠艦是被魚雷擊中的,但是史學家對這個細節進行仔細研究,查看了作戰雙方的航※海日誌後,最終確定炸沈致遠艦的不是魚雷而是炮彈。義務教育統編歷史教材執行主編葉小兵認為,教材編寫是非常專業的,學科有了最新的研究成果,教材一定會發生變化。可以說,教材的這種變化更符合史實了。

                社會大眾對統編三科教材的關註和熱議,是基於個人受教育經歷和學習經驗的,他們對教材已經形成固化的理解和慣性思維,當發現教▆材有新變化時,會不自覺地去探討其合理性☆。相對於使用教材、 研究教材的師生和教科研人員而言,泛在的社會大眾對統編※三科教材的指導思想、 編寫理念、特點及體例等■缺乏深入了解和正確認知,因而其意見表達很容易陷入與客觀事實不符的非理性的誤區。他們看到了知識點的變化,卻沒看到知識點變化背後的東西。這說明,由統編三科教材的變化引發的教育輿情,絕大多數情況下並不存在思想意識上的根本對立,而只是一場因為認知偏差和信息不對稱①而引發的“誤解”,解釋清楚後就都可以理解了。

                這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還需要加大對社會大眾的宣傳力度,以增進他們對統編三科教材的了解、提升其認知水平為重點,加強教育輿情的收集和研判,努力探索移動互聯網時代信息傳播的新方式、新途徑,利用各種信息發布平臺及時回應、引導輿論,讓教育圈內、圈外兩個“輿論場”同頻共振,為統編三科教材的使№用、落地和進一∑步改進、完善創造良好的環境,形成育人的合力。

                (作者:汪瑞林,皇冠体育娱乐平台∑ 刊社皇冠体育娱乐平台課程周刊主編,副編審。 )

                文章來源於♂《基礎教育課程》雜誌2019年第9期(上)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皇冠体育娱乐官网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eiyeidc.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