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sGOo3B'><strong id='sGOo3B'></strong><small id='sGOo3B'></small><button id='sGOo3B'></button><li id='sGOo3B'><noscript id='sGOo3B'><big id='sGOo3B'></big><dt id='sGOo3B'></dt></noscript></li></tr><ol id='sGOo3B'><option id='sGOo3B'><table id='sGOo3B'><blockquote id='sGOo3B'><tbody id='sGOo3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GOo3B'></u><kbd id='sGOo3B'><kbd id='sGOo3B'></kbd></kbd>

    <code id='sGOo3B'><strong id='sGOo3B'></strong></code>

    <fieldset id='sGOo3B'></fieldset>
          <span id='sGOo3B'></span>

              <ins id='sGOo3B'></ins>
              <acronym id='sGOo3B'><em id='sGOo3B'></em><td id='sGOo3B'><div id='sGOo3B'></div></td></acronym><address id='sGOo3B'><big id='sGOo3B'><big id='sGOo3B'></big><legend id='sGOo3B'></legend></big></address>

              <i id='sGOo3B'><div id='sGOo3B'><ins id='sGOo3B'></ins></div></i>
              <i id='sGOo3B'></i>
            1. <dl id='sGOo3B'></dl>
              1. <blockquote id='sGOo3B'><q id='sGOo3B'><noscript id='sGOo3B'></noscript><dt id='sGOo3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GOo3B'><i id='sGOo3B'></i>
                首頁>檢索頁>當前

                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度調查研究

                發布時間:2019-09-16 作者:肖念 劉芳 來源:《北京教育》雜誌

                摘 要:通過選取北京高校教師作為研究對象,構建大學內部教㊣ 學改革教師參與維度並進行實證調查,發現存在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主體性不足、參與層次處於形式化階段以及參與過程缺乏保障等問題,據此提出完善師德標準、崗位考核及聘任制度確保教師參與制度化,落實教師教學改革參與層次,推進教師參與縱深化,優化教師參與組織、信息流通和反饋機制,保證參與全過程規範化等對策。

                關鍵詞:教學改革;多元參與;教師參與

                自大學實△施擴招以來,我國邁入了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高等教育質量問題進一步凸顯。而大學教學改革是大學提升教育質量最重要的途徑和方式之一。教師是教學活動的主體之一,教師對教學改革理念的接納程度、對教◢學改革目標和過程的認同程度以及〓對校內開展的一系列教學改革活動的參與程度,直接影響教學改革目標的實現程度和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而當前教學改革中教師參與的深度和廣度都沒有達到令人滿意的程度,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主體作用發揮極其不充↑分。

                目前,國內外對公眾參與治理的研究已比較深入,但是專門針對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的研究較少。因此,本研究基於治理理論和參與ζ階梯理論選◆取北京高校教師作為研究對象,構建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維度,從大學內部教學改革參與主體、參與內容、參與層次及參與過程等維度進行實證調查,試圖找出在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成效與人才培養質量提升這類重要問題中,長期沒有引起重視的教師的教學改革認同度、參與度問題。

                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度調查的設計與實施

                1.調查對象的數量與學科分布

                本研究面向大學內部教學改革中的核心利益者—教師共發放230份問卷,回收有效問卷206份,問卷有效率為89.5%。此次調查範圍的選取主要依據《北京市教育事業統計資料》高等教育統計指標解釋,涵蓋綜合卐類;理、工、農、林類;醫藥、師範類;語言、財經、政法類和藝術、體育類等不同類型院校。問卷調查樣本信息主要涵蓋綜合類大學教師56名;理、工、農、林類教師77名;醫藥、師範類教師36名;語言、財經、政法類教師21名;藝術、體育類教師16名,共計206名教師。

                2.調查對象的自然情況及角色分布

                通過對回※收後的樣本性別、年齡及職稱等情況進行初步統計,樣本量在性別分布上基本持平。樣本量在職稱分布上基本覆蓋正高級職稱、副高級職稱、中級職稱。關於教師身份的樣本量主要涉及行政人員51人(包含教輔人員17人),專職教師119人,有行政職務的學術人員36人。在被調查者中,學科帶頭人8人,骨幹教師30人,其余為普通教師。

                3.設計調查的兩方面理論基礎

                治理理論⊙關註多元主體參與,主張應由該治理過程中涉及的相關群體共同參與決定,實現多方利益訴求表達,從而更有效地促進公共治理。參與階梯理論針對促進公民與政府間的互動應運而生,在相關研㊣ 究中,阿恩斯坦(Sherry Arnstein)關於民眾的參與階梯理論影響力〖較大,並已成為公民參與標準參考框架的參與理論。

                4.調查問卷的設計與構成

                問卷總體結構包括五部分:第一部分為引言,闡明問卷調查的來源;第二部分為指導語;第三部分●為個人基本信息;第四部分主要內容(34道題)從參與教學改革主體、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內容、參與層次、參與過程四個方面進行問卷調查;第五部分為】結束語。

                5.調查的方式和途徑

                本次調查通過網上問卷調查、組織教師填寫紙版問卷以及訪談三種方式進行。參加問卷調查的教師分別來自北京工業大學、北京郵電大學、北京信息科○技大學、北京語言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北京體育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京理工大學(排名不分先後)。

                6.調查︾數據的處理分析

                利用SPSS軟件對調查數據進行呈現,采用獨立樣本T檢驗、單因素方差分析等方法對數據進行處理分析,進而對〗現狀進行分析總結。

                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度調查的現狀分析

                1.教師的主體性不足

                一是教學改革教師參與的性別、年齡、職稱、角色差別顯著。獨立樣本T檢驗顯示:性別因素對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事務中有顯著影響。男性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相關事務中的參與層次要高於女性教師(T=2.953,p<0.05)。單因素方差分析顯示:教師的年齡因素對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事務層次中有顯著影響(F=3.258,p<0.05)。多重比較發現:25歲~34歲的教師參與層次與35歲~45歲及45歲以上有顯著差異,且25歲~34歲參與層次得分▆低於35歲~45歲及45歲以上的教師。教師的職稱對教師參與層次有顯著影響(F=4.586,p<0.05),正高級職稱的教師參與層次明顯要高於中級職稱及以下職稱的■教師。身份因素對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事務中有顯著影響(F=14.443,p<0.05),有行政職務的學術人員參與層次要高於專職教師和行政人員。而學歷因素對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事務中沒有顯著影響。

                二是主要表現在教Ψ 師參與熱情不高、教師參與ㄨ精力有限、教師參與能力欠缺。在限制教師參與的個人因素調查中,有39.3%的教師№認為“自身參與熱情不高。參與意識是參與行為的先導,影響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活動的積極性▅和主動性”。37%的教師↓認為“自身精力有限,在教學改革過程中,教師投入的時♂間和精力較少,其關註和研究的問題多停留在表面,對教學改革目的及其途徑認同的深度和廣度不夠高”。20%的教卐師認為“自身參與能力不足,教師個人能力及相關專業知識的儲備對教師能否有效參與到教學改革決策→有重要影響”。

                2.參與層次仍處在形式化參與階段

                一是教學改革教師的參與層次較低。教師參與教學改革層次總體分值均值為2.6465,教師參與學科及專業教學改革層次均值為2.5146,教師參與課程方面教學改革層次均值為2.8049。教師參與課程方面教學改革的層次要高於學科及專業方面的層次。整體而言,教師參與教學改革層次分¤值較低,還停留在“形式化的參與”階段,並沒有達到實質性的參與。

                二是不同群體的教師參與層次不均衡。不同@身份的教師參與層次存在較大差異,有行政職務的學術人員,其參與層次高於專職教師;普通教師與學科領導的權力關系不平等;對不同教學改革內容教師參與層次不均衡。由調查可知,教師能夠參與到學科及專業改革活動的人數超過一半,且比參與課程教學改革々的教師多,但是學科參與層次得分卻低於課程參與層次得分。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教師雖然參與到學科及專業建設討論中,但是部分教師基本沒有話語權,存在形式化問題。

                3.參與過程缺乏保障

                一是缺乏相◥關制度及激勵、反饋措施保障。由調查可知,當前院校缺少專門且有效的針對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制♀度保障,而在關於是否有相關精神或物質獎勵激勵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調查中,也可以看出大部分院校缺乏相關激∏勵措施來保障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教師積極參與和消極參與對教師都沒有影響,參與教學改革貢獻多的教師和貢獻較少的教師沒有被區別對待,勢必會影響□教師參與的積極性,不利於教師主動參與氛圍的形成。

                二是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活動的效果缺少評估反饋。大部分院系缺少對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質量反饋評價工作,對教學存在問題檢測、梳理、糾正設計不夠,教師參與過程中不能夠針對發現的←←問題來改進目標及教學過程,教學改革的針對性、有效性∮受到影響。

                三是缺乏相關條件保障。在所有限制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條件因素中,占比最高的就是財力資源支持不足(36.4%)。教學改革總體資金╲投入並不少,但是這些資金主要集中在專業負責人和相關管理人員手中。一線教師教改資金投入不足,教學改革活動無法高效開展№。人力資源支持不足占比18.4%。大學教師必須承擔教學、科研兩方面的任務,教師在科研上的時間精力投入回報遠遠高於教學上的時間精力投入,所以能夠全身心投入到教學及教學改革活動中的教師較少。23.3%的教№師認為“時間資源不足”,大學內部進行教學改革時間安排較為緊張,且通常沒有考慮教師的實際情況,教師能夠真正投入到教▲學改革活動中的時間較少。“信息不及時、不全面”占比14.6%。教師獲得及時有效的信息和通暢的參與渠道是教師參與的前提,而調查發現學科負責人開展教學改革相關工作的頻率較低,向學科專業人員傳達信息不夠及時,導致教師掌握』信息滯後,勢必會影響到教師的有效參與。缺少技術資源支持占比最低,說明當前教學改革活動對技術資源的需求相對其他條件因素較小。相信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技術對信息資源的有效管理將會為教學改革的實施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持。

                大學內部⌒ 教學改革教師參與的對策

                1.完善師德標準、崗位考核及聘任制度,確保教師參與制度化

                一是確立▓大學教師師德標準。本研究著重探討與教學改革更為密切相關的教師職業道德標準。教育部制定的《高等學校教師職業道德規範》中規定教師應愛國守法、敬業愛生、教書育人、嚴謹治學、服務社會及為人師表。基於教師職業道德規範,結合∮休伯曼(Huberman)教師職業周期論進行具體要求。在入職期(1年~3年)教師註重提高自信心,在穩定期(4年~6年)註重專業知識儲備,在實驗和歧變期(7年~25年)教師應勇於創新,提高自我效能感,平靜和保守期(26年~33年)教師要嚴格遵守學校人才培養≡方案,將知識內化落實到課程教學與人才培養過程中。整體上,在參與教學改革過程〓中,明確教師職責,加強道德修養,註重培養個人專業知識儲備,積極參與教學改革活動,勇於探索創新,嚴格按照培養方案進行人才培養,合理安排教學與科研工作,嚴於律己、以身作則。激發教師參◥與熱情,提高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能力。

                二是突出教育教學業績考核。當前,我國大學教師崗位考核內容主要在德、能、勤、績四個方面。應將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頻次、教學改革參與層次、參與教學改革的具體內容納入到考核實施▂細則中。此外,大學應將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情況納入到教師崗位聘任制考察內容。當前,我國極少數大學已經將教師參與教學改革項目列入↑職務聘任細則,上海交通大學教師職務聘任明確規定“教師參與教學改革與研究項目,並取得一定成果”。[1]但是整體上,我國多數大學還並未將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情況納入到崗位聘任考察內容中。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情況與崗位聘任掛鉤,與自∩身利益密切相關,有利於促進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積極性。用制度、責任、師德標準等來提升教師群體參與教育教學改革的內驅力。

                2.落實教師教學改革參與層次,推進教師參與縱深化

                通過前期實證調查可知,當前大學內部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度並不高,教師@ 的整體參與層次較低。通過將教學改革教師參與層次落實到教師參與的全過程,為教學改革教師參與提供依據(見表1),學校領∏導及管理人員在推進教學改革實施過程中,可以依照教師參與層次保證教師參與過程中的話語權。而教師在參與過程中,以此為依據,可以較為清晰地界定自身參與層次應達到的標準,保障自身的權◆利,履行自己的職責。

                表1.jpg

                3.優化教師參與組織、信息流通和反饋機制,保證參與全過程規範化 

                “在民主社會中,社會決策是在不同群體平等對話、協商與博弈的基礎上達成的。”[2]同樣,在教師參與教︻學改革過程中,也應保證教師能夠與學校領導及管理人員進行平等對話、協商和博∑弈。當前,教師參與層次較低,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就是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過程操作程序不規範,缺失了正義原則。羅爾斯(John Bordley Rawls)把程序正義分為純粹的、完善的和不完善的程序正義。我們追求的是完善的程序正義。因此,有必要通過優√化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過程來促進完善的程序正義。

                一是優化大學內部信息流通機制。在信息系統建構過程中,首先對教師參與的信息進行收集、加工和傳遞。同時,建設教學改革管理信息溝通平臺,從而保證教師在參與教學改革實際活▃動中可以利用信息溝通平臺實現有效信息的交互,並提升對整體教學改革信息的把握,提高教師參與教學改革工作效率。

                二是拓寬★教師參與層次。學術組織是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活動的重要平臺,而在調查中發現能夠真正在教學改革活動中發揮咨詢決策作用的學術組織並不多。因此,應強化學術組織在教學改革過程中的咨詢、決策作用,定期召開教學改革◥討論會、座々談會或咨詢會等,尤其註重青年教師的廣泛參與。在教師身份構成比例上,要更加關註專職教師的參與廣度,加強學術組織與一線教師在提高人才教學質量、實施教學改革方面的溝通和交流,打通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活動的信息通道,形成教學改革人人參與,提高培養質量人人有責的氛圍和風氣。

                三是建立教師參與教學改革反饋機制。將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任務落實到個人並實施問☉責制,以期減少教師的消極參與。通過教師參與教學改革活動的有效反饋,有利於促進教師準確把握教學改革實施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自己的崗位責任,建立反饋監督組織或機構,建立工作績效考核標準,以教學改革切入問題引導、帶動和激勵教師參與教◥學改革的深入性、延續性和內驅力的不斷提升。(作者:肖念 劉芳,單位:北京工業大學)

                本文系北京市教委社科計劃重點項目“大學治理框架下的教學改革機制研究”(項目編號:JD10501201401)階段性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上海交通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教師職務聘任實施辦法》[EB/OL].(2014-04-25)[2018-04-05].http://xxgk.sjtu.edu.cn/2013/0113/1228.html.

                [2]周世厚.利益集團↘與美國高等教育治理—聯邦決策中的利益表達與整合[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2:301.

                《北京教育》雜誌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皇冠体育娱乐官网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eiyeidc.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