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36w09U'><strong id='36w09U'></strong><small id='36w09U'></small><button id='36w09U'></button><li id='36w09U'><noscript id='36w09U'><big id='36w09U'></big><dt id='36w09U'></dt></noscript></li></tr><ol id='36w09U'><option id='36w09U'><table id='36w09U'><blockquote id='36w09U'><tbody id='36w09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36w09U'></u><kbd id='36w09U'><kbd id='36w09U'></kbd></kbd>

    <code id='36w09U'><strong id='36w09U'></strong></code>

    <fieldset id='36w09U'></fieldset>
          <span id='36w09U'></span>

              <ins id='36w09U'></ins>
              <acronym id='36w09U'><em id='36w09U'></em><td id='36w09U'><div id='36w09U'></div></td></acronym><address id='36w09U'><big id='36w09U'><big id='36w09U'></big><legend id='36w09U'></legend></big></address>

              <i id='36w09U'><div id='36w09U'><ins id='36w09U'></ins></div></i>
              <i id='36w09U'></i>
            1. <dl id='36w09U'></dl>
              1. <blockquote id='36w09U'><q id='36w09U'><noscript id='36w09U'></noscript><dt id='36w09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6w09U'><i id='36w09U'></i>
                首頁>檢索頁>當前

                新中國70年家庭教育經驗與反思

                發布時間:2019-06-27 作者:本報記者 楊詠梅 整理 來源:皇冠体育娱乐平台

                6月23日,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和中國兒童中心聯合召開主題為“新中國70年家庭教育經驗與反思”研討會,與會專家從歷史分期、政策指導、現實需求、社會治理、未來趨勢等角度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來家庭教育事業發展的成就與經驗。

                專家們從各自的研究視角,高度肯定黨的十八大以來家庭教育事業的蓬勃發展,指出家長學校是家庭教育工作的主陣地和主渠道,建議加強政府主導、重視政策需求,創造有學理性支撐和系統方法論的家庭教育知識體系,倡導融入價值觀教育、建設兒童友好的家【庭教育生態和家庭友好型社會,建立支持家庭的社會公共服務機制。

                同時,專家們也指出目前家庭教育存在功利化傾向,基本理論研究薄弱、科學性不夠、影響力有限,兒童權利尚未深入人心,文化重建面臨多重挑戰,呼籲將家庭教育納入家校社三教結合的現代教育管理體制中,期待每所大學都能開設家庭教育課程,讓年輕人提前做好當父母的準備。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 朱永新

                當務之急是將家庭教育納入現代教育管理體制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家庭教育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1949年—1966年)是重建探索期,第二階段(1966年—1978年)是混亂顛覆期,第三階段(1978年—2012年)是積極行動期,第四階段(2012年至今)是自覺建構期。

                重建探索期,教育的主要任務就是改造中國舊教育,建立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主要任務是接管改造舊學校、院系調整、掃盲、提高工人和農民的文化素質、教師的思想改造,在家庭教育方面沒有太多具體的政策和行動。

                混亂顛覆期,中國傳統的家庭教育被嚴重顛覆,很多家譜燒了、祠堂撤了,傳統家訓、家風都從根基上受到了動搖,家庭親情淡化,親子反目、夫妻互相揭發,教訓多過於經驗,需要反思和檢討。

                積極行動期,出臺了很多國家層面的家庭教育政策法規,如1995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提出學校、教師可以對學生家長提供家庭教育指導;1986年通過、經2006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提出社會組織和個人應當為適齡兒童、少年接受義務教育創造良好的環境,學校應當把德育放在首位……形成學校、家庭、社會相互配合的思想道德教育體系;1991年通過、經2006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提出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學習家庭教育知識,正確履行監護職責,撫養教育未成年人;1999年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提出素質教育應當貫穿於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會教育等各個方面,要形成學校、家庭和社會共同參與德育工作的新格局,共同開創素質教育工作的新局面;2010年審議並通過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明確提出建立中小學家長委員會,同時在德育、減負、評價等部分也明確提及家庭教育。

                全國婦聯和教育部也出臺ω了大量文件,如1998年全國婦聯和教育部聯合發布了《全國家長學校工作指導意見(試行)》,2011年全國婦聯和教育部、中央文明辦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家長學校工作的指導意見》。在實踐層面,從中央到地方都行動了起來,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黨的十八大召開以後,中國家庭教育進入自覺建構期,最大的特點就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反復強調家庭教育,強調家庭、家教、家風建設。

                2015年團拜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講到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註重家庭、註重家教、註重家風等,這三個註重已經成為推進家庭教育非常重要的指導思想。

                2016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出席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表彰大會時也做了長篇講話,提出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庭和睦則社會安定、家庭幸福則社會祥和、家庭文明則社會文明,家庭是人生的第一個課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

                2018年9月10日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更是明確提出了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要給孩子講好人生第一課,幫助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同時提出學校、家庭、政府、社會在教育上都有責任,提出了教育、婦聯等部門要統籌社會資源支持服務家庭教育。第一次把教育部門放在婦聯前面來支持家庭教育。

                在習近平總書記的推動下,家庭教育進入前所未有的黃金時期。先是教育部頒發了《教育部關於加※強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然後全國婦聯聯合教育部、中央文明辦、民政部、文化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中國科協、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共同印發《關於指導推進家庭教育的五年規劃(2016—2020年)》。

                1978年以來,家庭教育發展有兩大亮點,一是領導前所未有地重視,二是各部門協同推進家庭教育事業的發展,特別是全國婦聯、關工委及教育行政部門,對於推動家庭教育發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目前,三種主要的家庭教育工作模式是婦聯模式、關工委模式和區域性、民間模式,湧現出非常多的好典型。

                反思家庭教育存在的問題,一是家庭教育理論研究和學術支持不夠,二是社會的家庭教育素養存在問題,三是家庭教育管理體制方面,家庭教育一直沒有被真正納入現代教育體系。

                國外的各種家庭教育理念背後,都有其學術理論及大型調研報告的支持,例如科爾曼報告。雖然近兩年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也在努力推動家庭教育調研工作,但無論從深度還是廣度上都很不夠,發布的調研報告對社會並沒有產生很強的沖擊力,也沒有產生深刻的影響。現有的家庭教育研究學者力量比較薄弱,廣大教育學者對家庭教育的關註度仍然不夠。

                目前社會大眾對孩子的教育存在過多的焦慮,包括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級父母。普遍焦慮的背後,反映的正是全社會家庭教育素養較低,很多教育的常識並沒成為社會的共識。

                如何把家庭教育納入現代教育三教結合的制度體系,是目前家庭教育發展最根本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辦好家庭教育事業,家庭、學校、政府、社會都有責任,但現在實際推動過程中,教育行政部門沒有設立獨立的家庭教育處,沒有把家庭教育納入其基本職能,也沒有專項的預算及經費。而婦聯牽頭推動家庭教育,無論從財力、人力、協調能力上,都存在著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內在缺陷。

                2019年2月印發的《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並沒有把家庭教育、社會教育非常好地融入其中。因此,我們建議重構現代教育體系,明確教育部門在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裏要起到牽頭作用,當務之急就是將家庭教育納入現代教育管理體制,在家庭教育的黃金時期趁熱打鐵,更好地推動家庭教育事業蓬勃發展。

                中國家庭教育學會副會長 傅國亮

                家庭教育發展更要重視政策需求

                當前家庭教育要進一步深入發展,根本在於政府要給予新的政策指導。

                改革開放以來,家庭教育的發展有3個歷史節點。20世紀80年代,第一個家庭教育研究會——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會成立,兩所小學和一所中學自發建立家長學校,家庭教育首次進入中小學。1996年,我受委派代表國家教委和全國婦聯共同制定了第一個家庭教育五年計劃,從此家庭教育由民間主導轉變為政府主導,逐步走上政府主導、行政管理的發展軌道。

                2015年,根據習近平總書記春節致辭“註重家教”的精神,我在教育部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提出“教育部需要獨家頒布加強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我們與基礎教育一司配合,在基礎教育一司主導下發布《教育部關於加強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將指導家庭教育工作正式列入教育系統工作序列。

                回顧歷史,家庭教育發展的主要經驗是政府主導、政策指導,各種需求中更要重視的是政策需求。

                家長學校是家庭教育發展的主陣地和主渠道,是家校合作的最初形式和主要形式。但長期以來,存在“主陣地不主”和“喧賓奪主”的問題。

                20世紀90年代以來,關於家長學校的建設和發展,我國制定了3個重要的政策文件,為指導、規範和促進家長學校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其中關於家長學校的定位,變化了3次。第一次界定家長學校的性質為“廣大家長自願參加的提高家庭教育水平的群眾性業余教育機構”;2004年《關於全國家長學校工作的指導意見》修改為“以未成年人的家長及其撫養人為主要對象,是為提高家長素質和家庭教育水平而組織的成人教育機構”;2011年全國婦聯、教育部、中央文明辦《關於進一步加強家長學校工作的指導意見》表述為“宣傳普及家庭教育知識,提高家長素質的重要場所,是指導推進家庭教育的主陣地和主渠道”。

                目前興起的家長委員會,主要任務應該是“參政”,參與學校教育教學管理。隨著形勢的發展,增加了參與家庭教育工作新任務。但如果離開家長學校,另起爐竈開展家庭教育工作,既浪費專業資源,又造成“政出多門”。

                當前家庭教育面臨新的發展機遇期,急需政府的政策指導和支持。

                首先,急需家庭教育的立法。2018年8月,家庭教育立法終於列入國務院法制辦2018—2020年立法規劃,令人鼓舞!如果頒布了家庭教育法,家庭教育就爭得了應有的法律地位,從此在法律上擺脫了邊緣化的問題。

                其次,急需領導體制的調整。習近平總書記兩次明確教育部門家庭教育的責任:在八一學校講話,明確學校、家庭、社會密切配合,“學校要擔負主體責任”;在全國教育大會講話,實際上將教育部門列為家庭教育的首家責任單位。

                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研究制定頒布新的家長學校建設和發展的指導意見,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家庭教育的新理念新要求。為此,要開展家長學校的調研,研制新的家長學校政策,闡述家長學校的性質和定位,明確家校社合作的方式,明確家庭教育的重點,明確家●長的主體責任,明確立德樹人的價值標準等。

                皇冠体育娱乐平台刊社黨委書記、社長 翟博

                把價值觀教育融入新時代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是教育的起點和基點,是家庭建設的基礎,也是一切教育的基礎。良好的家庭教育、和諧的家庭關系,是塑造一個人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重要基礎,對社會穩定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在中國這個有著五千多年優秀傳統文化教化的國度裏,家庭、家教和家風是文化綿延不斷的根脈、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石、民族血脈永續的源泉、生生不息的精神營養。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家庭教育事業取得了重大成就,經歷了三個階段的發展過程: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是探索發展時期,改革開放初期到黨的十八大是高度重視時期,黨的十八大以來是大發展時期。

                黨的十八大以來,家庭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視,家庭教育的法律法規不斷完善,全社會對家庭教育的關註前所未有。2015年2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春節團拜會講話中指出:“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註重家庭、註重家教、註重家風……使千千萬萬個家庭成為國家發展、民族進步、社會和諧的重要基點。”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深刻地闡明了家庭在國家發展、民族進步、社會和諧中的特殊重要性。

                同時,隨著社會發展,社會競爭日趨激烈,社會各種壓力也影響到家庭教育之中,表現為家庭教育與社會教育、學校教育脫離;家庭教育的功利主義、利己主義日益嚴重;重智育輕德育,重應試輕能力;兩極分化,城市家庭教育普遍存在過度教育、過分溺愛,而農村家庭教育普遍存在教育缺失、愛的缺失。

                當前,如何加強和引導家庭教育的正確方向?如何把價值觀教育融入家庭教育?如何推進家庭教育科學發展?如何加快學校教育、社會教育與家庭教育相結合、相融合,培養全面發展的優秀人才?這些都是新時期、新階段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和家庭教育共同面臨的重大課題和重要任務。

                新時代家庭教育的發展方向和路徑,一是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家庭教育的重要論述,從思想理論構建上提升理論指引;二是要把握和引領家庭教育的方向,高度重視家庭價值觀建設,把核心價值觀建設作為家庭教育的核心;三是要建立家庭教育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四是要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家庭教育體系,明確社會、學校、家庭的教育責任;五是要加強家長學校建設;六是加強和完善家庭教育法制化建設。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常務副理事長 孫雲曉

                現實需求推動家庭教育工作蓬勃發展

                中國重視家庭教育擁有幾千年的歷史,民間存在大量的家訓。1903年清政府頒布《奏定蒙養院章程及家庭教育法章程》,是中國教育發展史上第一部涉及家庭教育的法規。魯迅1919年發表《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1940年,民國教育部頒布《推行家庭教育辦法》,次年頒布《家庭教育講習班暫行辦法》。1952年,新中國的教育部頒布《小學暫行規程(草案)》,要求成立家長委員會……到了20世紀80年代,中國社會出現了家庭教育的強烈需要,家庭教育工作開始突飛猛進地發展。

                這種強烈的需要至少有四大原因,也導致中國家庭教育出現前所未有的困境——獨生子女時代的到來,讓許多父母愛心滿滿卻又束手無策;互聯網與新媒體時代的到來,讓父母們權威不再;中小學生學業競爭日趨激烈,讓父母們壓力劇增;留守兒童和流動兒童大量出現,讓家庭、學校與社會備感焦慮。

                危機也是機遇。為了應對諸多挑戰,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把弘揚優良傳統文化作為重要內容,卻步履艱難甚至是一波三折。這讓我回想起“文革”中“破四舊”的經歷。1970年,我是個15歲的初二學生,被組織參觀了“青島市造反有理展覽會”展覽,看到了“中國最大的保皇派康有為的狗頭”。那是一位年輕的中學老師領著一幫初中生以“讓保皇派頭子出來示眾”為由,刨開康有為墓,將其遺骨拴上繩子拖著遊街示眾後貼上標簽送進展覽會的。幾十年後,我多次參觀康有為在南海和青島的故居,敬佩他推動歷史進步的巨大貢獻,但腦海裏那顆腐朽的頭顱揮之不去,可見先入為主的力量是驚人的。

                由此可見,許多經歷過“文革”等政治運動的人,對於傳統文化的理解可能存在許多扭曲和障礙,甚至對家庭和家庭教育的認識都存在太多誤區。當他們成為父母或祖輩之後,對於孩子雖有愛心卻可能有所誤導,這是家庭教育指導面臨的深層難題之一。

                回顧70年的歷史,啟發有四點:註重家庭、註重家教、註重家風是治國安邦的偉大策略,任重道遠,需要持之以恒;家庭教育指導要遵循家庭教育的規律,要揚起生活教育的旗幟,而避免進入家庭教育學校化的誤區;在家庭教育指導中既要註重如何教育孩子,也要註重父母教育素養的提高,沒有任何一個時代的父母像今天這樣需要學習和成長;兒童參與程度將成為衡量家校社共育成敗得失的重要指標。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 繆建東

                家庭教育理論研究應深度回應實踐問題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家庭教育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在CNKI數據庫中以家庭教育為關鍵詞檢索從1950年到2019年的文獻,總共檢索到8311篇,數量呈明顯上升趨勢,1990年以後數量迅速增加,但只有約13%發表於核心期刊,也反映出家庭教育研究的質量亟待提高。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家庭教育學術研究主要集中於高等學校,各區域都有家庭教育研究的重要陣地。其中師範大學是重要的研究機構和組織,北京師範大學、南京師範大學和西南大學是主要的作者單位。

                同時,不少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在研究生階段設立了相關家庭教育⊙研究方向,越來越多的社會組織參與到家庭教育研究中,如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以課題引導學術研究,以實踐指導帶動普及提高,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地方家庭教育研究會也立足於當地實情,取得了許多有特色的家庭教育研究成果。

                但必須承認,當前我國家庭教育研究還存在著一些不足——

                家庭教育研究的功利性明顯,基本理論研究有待加強。針對家長關心的熱點問題,家庭教育研究中充斥著大量“開藥方”式的研究,有過度迎合家長功利需求的傾向,缺乏對事實的調研和背後機理的分析,研究結果的理性分析和思辨深度都有待加強,一些家庭教育的基本理論問題尚未研究透徹。

                家庭教育研究的科學性不夠,具有重大社會影響的成果較為缺乏。科學性不夠導致家庭教育研究的影響力有限,與國際學術前沿接軌不夠,研究的國際交流不多。未來家庭教育研究者可以更多采用科學抽樣、統計分析和大數據分析的方法,以提升家庭教育研究的科學性和規範性。

                家庭教育研究“單兵作戰”明顯,跨學科協同研究力度不足。家庭教育涉及家庭內部〒的父輩、祖輩、子女,還與外部的學校、教育行政部門甚至整個社會息息相關,需要跨學科協同研究,以形成多學科知識和研究方法的整合,以更好地揭示和解釋家庭教育現象和問題。

                家庭教育研究理論與實踐存在脫節,二者缺乏溝通的橋梁。部分研究者忙於制造思潮,推出各種新概念,構建理論模型,習慣於批評家庭教育實踐中存在的各種問題。一些實踐工作者沈浸於瑣碎的問題中,急於尋找解決問題的各種具體方法,生搬硬套各種所謂的成功家教方法,難以耐心、系統地學習關於兒童發展的理論研究,對理論敬而遠之。理論與實踐的脫節使得家庭教育研究往往不能“頂天”,也難以“立地”,導致理論研究對家庭教育實踐問題的深度回應不足,對實踐走向的價值引領不夠。

                家庭教育政策研究數量較少,缺少長期追蹤研究。現有文獻中有關家庭教育政策的研究數量較少,缺少系統分析政策特點和作用的研究、通過計量統計對政策進行科學評估分析的研究和長期調查的追蹤研究,導致家庭教育研究整體較為零散,系統性需要加強。

                這些問題如果能隨著時代發展逐步得到解決,我國家庭教育研究將出現更好的發展局面,從而為社會的和諧發展、更多家庭的和睦幸福助力。

                重慶師範大學教育學教授 趙石屏

                反思家庭教育須有文化自信

                教育歸根到底是文化問題,新中國成立70年來家庭教育文化的進程可分為改造、顛覆、重建三個階段:新中國成立至1966年是改造階段,十年“文革”為顛覆階段,“文革”之後為重建階段。

                “文革”期間的家庭文化斷裂極其慘重,中國幾千年的主流文化價值基本被顛覆。“文革”結束,撥亂反正,改革開放,國門打開,家庭教育面臨著外來文化、新舊文化、多元文化思潮的強烈沖擊,家庭教育的文化重建艱難重重。

                家庭教育的文化重建面臨中國社會轉型的巨大變革,市場經濟讓教育、文化嵌入了經濟化、商業化的體系。中國主流文化的價值體系遭遇市場經濟的挑戰。金錢財富價值的擡升、個人利益最大化的合理性、契約精神對傳統家庭倫理的挑戰,都是家庭教育文化重建必須思考和回答的問題。

                家庭教育的文化重建伴隨著近百年世界文化思想的巨大演變,西方各種文化思潮在哲學、政治、教育、倫理等領域深刻影響著中國的文化變遷。例如強調不確定性、不相信本質、否認深刻、淡化歷史、忽視秩序、否認崇拜、消解權威;在家庭教育理念、親子關系、師生關系方面,主張弱化權威、強調差異、強調自我,在很大程度上模糊了家庭教育文化重建的價值體系。

                受後現代思想的影響,出現了一種口號“我就是我自己”“只要我願意,沒有什麽不可以”,其結果必定演變為“只要我願意,你就不可以”。最近美國章瑩穎案嫌犯在庭審中表示:“我不在乎別人怎樣評價我,我就是我自己。”這是何等可怕的強調自我!這種文化思潮在社會秩序構建框架裏,必定是死路一條。

                家庭教育的文化重建還要高度警惕娛樂化傾向,中國五千年文化延綿至今,包含著對“娛樂至死”的高度警惕。如果放棄對娛樂化傾向的抵制防範,娛樂化傾向將成為社會文化重建面臨的深刻危機。

                家庭教育文化重建必須要克服文化自信的不足。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重視新時期的文化重建,多次強調文化自信。中華民族的自信,本質上是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

                無論是中國傳統文化還是西方現代文化,人才培養很多都是在家庭教育領域完成的,並沒有因為時代的改變而改變。現在盲目崇拜西方文化的人,大多數並不了解西方文化,更不了解自己國家文化的偉大。中國傳統文化的德者本也、進退有節、言而有信、剛毅堅卓、以天下為己任等人才規格與聯合國提出的適應現代社會發展的善良、同情、適應變化、全球思維、創造性等品格,二者之間有多少是沖突的,有哪些是一致的,有哪些是可以融合的?

                其實二者大部分並不沖突,正如有學者指出的,“在人性上不可添加一物”。教育的起點是人性之初,家庭教育絕大部分內容都是與兒童社會化內容高度一致的。所以文化重建一定要有理論研究與辨析,這樣的辨析對現代家庭教育文化重建具有很積極的意義。

                中國兒童中心黨委書記 叢中笑

                倡導建設兒童友好的家庭教育生態

                兒童友好是兒童優先的具體化和實際行動,建立兒童友好家庭,應該成為兒童家庭教育生態的重要指標。

                兒童友ξ好是一種理念,更是一種行動,主要體現在安全與健康的環境、父母高質量的陪伴、家庭教養方式、家庭遊戲和家庭支持等5個方面。

                安全與健康的生活環境,是家庭教育的前提。現代化生〓活帶來一些毒玩具、尖角家具等家庭環境中的“殺手”,每年在家庭中意外身亡的兒童數量一直沒有降下來。許多家庭的生活方式越來越趨向快餐化,影響兒童健康的食品層出不窮。建議政府為10歲以下家庭提供家具、玩具等安全配套家居用品,並設立多方面健康指引。

                父母的高質量陪伴,是陪伴兒童成長最有價值的營養。現在生活節奏加快,父母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多,許多留守兒童根本得不到父母的陪伴。意識到要陪伴兒童的父母,也常常是孩子自己玩、家長低頭看手機,只是孩子的護送者,而沒有真正成為兒童的玩ξ 伴。父母的陪伴要有質量,要與兒童進行溝通、互動,在互動中啟發兒童發展。

                家庭教養方式是教育理念的集中體現,對兒童成長影響巨大。目前核心家庭與主幹家庭所占比例最多,雖然大多父母主觀上希望尊重兒童,但教養方式上更多還是表現出專斷和溺愛。在祖輩幫助帶孩子的家庭中,父母與祖輩在教養方式上的不一致性普遍存在。應該加強對現有家庭教養方式的研究調研,了解存在的主要問題,開出有針對性、可以解決實際問題的家庭教養“藥方”。

                家庭教育應該是生活化、遊戲化、情景化的,目前家庭中共同玩的遊戲不多,基本還是傳統遊戲,有必要開發一些新時代的家庭遊戲,把教育理念、教養方式融入其中,讓家長在與兒童遊戲的過程中實現科學的家庭教育。

                家庭支持,即政府將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納入公共政策和服務體系中,讓優質、科學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進入社區,讓家長一出門就能得到專業指導。政府可以在頂層為家庭開發家庭教育資源,為家庭、家長提供好的學習、指導、服務、資源平臺,提高全國家長的素質。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 吳重涵

                家校合作尚待突破制度定位的瓶頸

                每位學生身後是整個家庭甚至家族,相關人口構成的“教育人口”,占全社會人口的90%左右,他們形成支持或反對教育改革和發展的生態環境,他們的教育認同感、獲得感,他們的教育理念,對教育現代化甚至社會治理具有全局意義。

                70年家庭教育和家校關系的反思是一個歷史的大跨度,從理論、實踐、政策等不同視角,一個重要的分析路徑是“模式”。模式有三個重要的因素:價值主張,制度定位和各種微觀、中觀的實施機制。從江西省8年14個家校合作試點縣以及全國各地的情況來看,家庭教育以及家校關系模式的確立,制度定位是瓶頸性問題。

                要完善校內校外相協調的現代學校制度安排,就要在法律和行政制度上解決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制度整合的定位問題,即家庭教育納入教育整體發展規劃、納入教育行政基本職能、納入政府教育經費預算、納入對區域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的評估指標體系。落實了“四個納入”,才能打通價值主張與創造性實踐之間良性循環的渠道。

                各地各學校微觀創新是有天花板的,瓶頸在於上位的制度定位約束;價值主張再好,也不一定成為實然的廣為接受的理念。解決之道就是落實“四個納入”,建立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相互分工、相互支持、相互銜接的法律法規和政策體系,理順學校和教育行政部門牽頭的家庭、學校、政府、社會的責任體系,積極形成政府主導、學校主體、家庭盡責、社會參與、科研引領的“五位一體”現代教育制度。

                我們做家庭教育基礎理論研究一直堅持實證導向、學理基礎、專業視角和全球視野。既宏觀梳理把握家庭教育大走向,又從微觀角度分析當代中國家庭教育的微觀互動過程,給政策提供微觀機理的支持,以便更深刻精確地把握教育政策的調整。

                從宏觀上看,現在家校合作的很多價值主張都很好,但落到微觀的運行上,方法可以提煉,經驗不可復制。有的經驗在這個學校有效,復制到另一個學校卻往往不好用,這就涉及具體方法和方法論的問題。比如家庭教育知識普及讀本中,具體方法的占比很大,存在缺乏科學性、簡單化、迎合家長的功利性等突出問題。盡管現實中確實存在對具體方法的需求,但很多看似光鮮的具體方法,不但無效,有些甚至會誤導家長。

                隨著家長知識素質的提高和學校實踐的深入,系統方法論會日益成為家長和學校的需求熱點,這就需要創造有學理性支撐和系統方法論的家庭教育知識體系,並和學校教育理論、社會教育理論打通。

                從我們掌握的國內外資料和江西省8年的實驗看,這樣的體系是存在的,但其中社會學理論很大程度上是被忽視了,心理學、教育學占的比重比較大。家庭教育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兒童是在各種活動的互動結構中成長的,這種互動是兒童發展的環境與基礎,社會學是系統解釋兒童成長中相關的人與人互動結構的。當然,我們既要有系統方法論的知識體系,也要有配套的案例,這個體系才能實用,才能滿足家長的胃口和需求。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常務副理事長 鹿永建

                家庭教育繁榮離不開家庭友好型社會

                家庭教育的繁榮發展,需要專業儲備、法制建設、社會參與、政府尤其是教育部門的積極推動,而家庭教育水平的持續穩定提高,還需要穩步推進家庭友好型社會的建設。

                家庭教育與家庭建設密不可分,這是家庭教育不同於學校教育的重要特征之一。在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將家庭建設比作“皮”,將家庭教育比作“毛”。因此,家庭結構與關系的健康與否,直接影響家庭教育的環境質量和教育水平。

                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家庭教育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一個時期的家庭教育興旺與否,與這個時期家庭建設的水平有很大關系。如果家庭的穩定性和活力大→打折扣,家庭教育行為就容易處於混亂狀態。

                放在整個人類文明史的更大時空中,更能看出家庭建設與家庭教育的密切關系。一個民族、一種文明能否歷經磨難而保持較強的凝聚力、旺盛的創造力、持續的生命力,與通過家庭教育傳承品格力量、道德力量有直接關系。這種傳承是否有效,又依賴於這個民族的公共策略和共同規範是否為家庭的穩定和活力提供了有效的支持。

                公元前1400年左右,以色列尚未立國,民族領袖摩西就再次重申律法:在戰爭開始之前,“誰聘定了妻,尚未迎娶,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陣亡,別人去娶”“新娶妻之人,不可從軍出征”。這種視婚姻的價值遠高於戰爭價值的做法,應當是以色列歷經磨難而仍能屹立於世界文明之林的密碼之一。

                相反,靠武力征服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則背道而馳,為了保持足夠的兵源而限制青年男子進入正常的婚姻,甚至處死秘密主持結婚典禮的人士。這也為強大一時的羅馬帝國最終灰飛煙滅提供了一個註腳。

                建立家庭友好型的社會,應該謙卑而審慎地研習、傳承人類文明中流傳下來的關於家庭價值的寶貴文獻與豐富經驗,通過教育、傳播等多種手段,促進全社會形成珍惜家庭、建設家庭、保護家庭的共識。

                建立家庭友好型的社會,當然離不開公眾政策和法制建設的擔當,比如完備的家庭法。在這方面,我們還有大量工作要做。

                中國兒童中心家庭教育部部長 霍雨佳

                尊重兒童權利 重構童年價值

                兒童權利的正式提出源於聯合國1989年通過的《兒童權利公約》,1992年4月2日正式對我國生效。公約明確規定所有兒童應該享有的數十種權利,其中包括最基本的生存權、全面發展權、受保護權以及全面參與家庭、文化和社會生活的權利。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家庭教育中的兒童權利保護經歷了4個發展歷程:

                1949年—1966年,是兒童權利保護思想的萌發階段。1949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提出要“註意保護母親、嬰兒和兒童的健康”。第一本兒童雜誌《中國兒童》出刊、第一個少年兒童廣播電臺建立、第一次全國“五好家庭”評選活動開啟,黨和∏國家領導人作出不少呼籲社會保護兒童權利的批示。

                1966年—1977年,是兒童權利保護思想的停滯和倒退階段。

                1978年—1991年,是兒童權利保護思想的培植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幼兒園工作規程(試行)》中明確規定了兒童生存、發展及受保護等權利。第一個家庭教育研究會“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會”成立、《父母必讀》雜誌創刊、第一本家庭教育理論著作《家庭教育學》(趙忠心著)出版,家庭教育理論研究中就兒童的人格與成人平等、尊重兒童等涉及兒童權利的核心問題有專門論述。

                1992年至今,是兒童權利保護思想的確立及工作體系形成時期。國家明確將依法保護、兒童優先、兒童最大利益、兒童平等發展及兒童參與等作為兒童工作的基本原則。相關法律建立健全,有關學術研究陸續展開,中國兒童中心出版了第一本以兒童權利為專題的兒童藍皮書《中◣國兒童參與狀況報告(2017)》,相關研討及實踐項目也在不斷開拓和深入。

                盡管我國家庭教育及兒童工作均已確立了兒童權利保護的宗旨和目標,但仍有一些問題值得思考和繼續研究。比如在家庭教育理論建構中如何定位兒童權利保護,以彰顯其在家庭教育中的獨特意義和價值;兒童權利保護在家長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應用中如何落地,使之深入人心,豐富和完善傳統家庭教育的方法;兒童權利保護與中國家庭教育傳統文化之間如何協調和平衡,在繼承與拿來之間如何實現對話與互補。

                總之,加強研究、註重實證、完善政策、服務實踐,是兒童權利保護落戶家庭建設、豐富發展中國家庭教育事業的必由之路。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兒童早期發展與教育專家 陳學鋒

                建立支持家庭的公共服務機制迫在眉捷

                在兒童成長過程中,家庭教育的作用至關重要。諸多國內外研究顯示,家長教養方式、家庭生態系統等要素,與孩子的學業表現、心理健康等發展結果密切相關。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重視家庭教育的傳統,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飛速發展,家長教養方式、親子關系、育兒理念等不斷變化。家庭教育正在從傳統家族觀念下私人領域的事務,逐步演變成現代社會中具備社會公共事業屬性的國民教育體系的一部分。

                201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呼籲“培養當今及今後社會和經濟所需要的能力”。也就是說,除了培養孩子具備基本的讀寫技能和專業知識,還要培養他們適應經濟、社會和環境的變化並做出反應的能力。這就要求家長以更加尊重、平等的態度對待孩子,並且提升自身的社會情感能力,采用更積極的教養方式,具備更科學的教∞育觀念等。

                教育資源的競爭、城市化和產業調整帶來的就業壓力和人口流動,以及城鄉家庭社會經濟地位差距等,無不影響著家庭環境和親子關系,使教育焦慮成為當前城鄉家長面臨的突出問題。《全國家庭教育狀況調查報告(2018)》指出當前家庭教育中的主要問題,是家長重言傳輕身教,對孩子提出的要求自己卻做不到,導致親子沖突增加;家長參與孩子的學習和生活過少,網絡帶來的家庭直接交流減少等,這些都需要引起關註。

                在當前社會環境中,單靠家長一己之力很難實驗高要求的人才卐培養目標,建立支持家庭的公共服務機制,優化兒童成長的家庭、學校和社區、網絡等教育環境,尤顯重要且迫在眉睫。

                2010年以來,中國政府已在多個文件中對家庭教育公共服務體系的建立進行了規劃。但在家庭教育政策建設方面,仍需加快腳步,特別要關註欠發達地區的家庭和兒童。要通過家庭福利、教育及保護等機制的完善,給家庭以切實的支持,確保兒童在家庭中的權利。同時,建立完善家長教育體系,開展家庭育兒、家庭教育理念、知識和方法的培訓交流活動,為家長提供科學、及時的育兒支持,才能讓家長的教育焦慮逐步減輕,讓孩子在更加友好、自由、支持性的家庭環境中健康成長。

                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名譽理事長 趙忠心

                所有大學都應開設家庭教育課

                回首新中國成立↑70年家庭教育的發展,不難看出我們過去對微觀方面的家庭教育研究得比較多,今後要更加關註宏觀層面,加強家庭教育基礎理論研究。基礎理論關系到家庭事業未來的發展方向。要註重研究歷史,不斷總結經驗教訓,才能更好地預測未來。要研究家庭教育在這70年裏究竟發生了哪些變化,我們做的哪些工作是比較符合家庭教育規律的,又有哪些是不太符合或者違背家庭教育規律的。這些都需要進行很好的總結。

                家庭教育雖然是一種私人教育,是在家庭這個封閉的社會組織形式裏面實施的,但它與社會生活並不是互相隔絕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的變革,都會通過多種渠道滲透到家庭裏面來,影響家庭生活,影響家庭教育,也會影響家長的心態。

                70年,在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是極短的一個瞬間,但這70年間我國的社會變革是非常深刻的。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家庭教育受到深刻影響,有很多方面值得總結。現在的家長非常重視家庭教育,父母非常舍得為孩子花錢、花精力,但是對家庭教育的重視變得比較膚淺、表面、功利,比如有的家長認為上好學校、考好分數、取得好名次就是成功的家庭教育;有的家長覺得老一輩幫忙帶孩子是天經地∩義的,生了孩子以後就“外包”給了爺爺奶奶、姥姥姥爺,要不就是“外包”給保姆,錯失了陪伴孩子的黃金時期。這些都是不正確的,是年輕父母的一種失職。

                不過令人欣喜的是,現在黨和國家領導人都非常重視家庭教育。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到過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強調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要給孩子講好人生第一課,幫助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如果說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對孩子來說像一座綜合加工廠,家庭教育當然是無可替代的第一道工序,是給人生“打底色”的。

                要想把家庭教育搞好,最要緊的是培訓好家長。除了開辦家長學校,我還主張所有大學都應該開設家庭教育這門課程,讓年輕人提前做好當父母的準備。

                20世紀80年代我在北京師範大學開家庭教育選修課的時候,全校1600多名學生,選這門課的學生就有1200人。最大的階梯教室都裝不下,只能分成兩個學期分別上。我問過學生為什⊙麽選這門課,很多學生說,以後我們不管做什麽工作,都要當父母,要提前做好知識的預備。

                (本報記者 楊詠梅 整理)

                《皇冠体育娱乐平台》2019年06月27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皇冠体育娱乐官网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heiyeidc.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